基于風險視角的貸款行業集中度對銀行收益的影響

2020-12-05 tudou 互聯網
瀏覽

內容提要:銀行在業務發展過程中可能更加注重單項業務收益與違約風險的匹配,而忽視了貸款業務過度集中的負面影響。本文利用國內銀行季度數據研究貸款行業集中度對銀行收益的影響并探討銀行風險在該影響機制中的作用,結果發現,貸款行業集中度對銀行收益的邊際影響是風險的二次函數。銀行風險很低時,增加信貸占比較低行業的貸款投放會提高銀行收益波動率,降低平均收益;銀行風險很高時,由于代理監督機制激勵不相容以及銀行破產的社會成本極高,銀行會將信貸資源集中于收益較高且穩定的行業來提升收益。只有風險處于中等水平時,分散配置才會有效發揮代理監督機制的作用,提高收益。樣本期大多數銀行風險處于中等水平,集中度增加會顯著降低收益,但對國有銀行的沖擊較小。研究結論對優化銀行貸款結構具有重要理論指導意義。

關鍵詞:貸款行業集中度;銀行收益;銀行風險;非線性影響

中圖分類號:F830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1001-148X(2017)06-0177-08

一、引言

近年來,我國銀行業貸款余額中地方融資平臺、房地產行業、企業集群以及產能過剩行業的貸款比例較大,集中度高、影響面廣。鑒于此,監管機構要求商業銀行以差異化的信貸政策為工具,加強對戰略性新興產業、現代服務業的支持力度,在助推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的同時優化自身資產結構,降低業務集中度風險。實際上,銀行在業務發展過程中可能更加注重單項業務收益與違約風險的匹配,往往會忽視業務過度集中產生的負面影響。例如2016年9月末,17家主要商業銀行①貸款余額中占比最高的是個人住房按揭貸款,約為22%(較年初增長27%),加上房地產開發貸款,投向房地產行業的貸款總額占比約為29%,超過排名第二的制造業15個百分點。房地產市場資金需求旺盛以及違約風險較低是該類貸款業務快速發展的主要原因,但銀行在追求房地產貸款規模擴張的過程中,行業集中度偏高的風險并未充分受到經營管理者的重視。因此,監管機構不斷通過不同的途徑要求各家銀行密切關注房地產信貸業務的集中度,合理調整自身資產結構,加強對房地產信貸的壓力測試和風險測試,嚴控房地產金融業務風險。

目前,銀行業務集中度風險問題已經引起監管機構的關注。2016年9月銀監會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強信用風險管理的通知》,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應建立涵蓋客戶、行業、地區、貨幣、抵質押品、市場、國家區域等各類風險源,覆蓋信貸、投資、衍生品交易、承兌、擔保等全部表內外風險暴露,充分體現穿透性原則的集中度風險管理框架。建立滿足穿透管理需要的集中度風險管理信息系統,多維度識別、監測、分析、管理集中度風險,并設定相應的限額。但是相關的管理規定中關于貸款集中度的定量指標并不清晰全面。貸款集中度可以從行業、地區、客戶、業務收入類型或貸款品種等維度去衡量,目前只有客戶維度的貸款集中度監管指標相對具體②。從貸款品種來看,也只對并購貸款有明確規定,即并購貸款余額占同期一級資本凈額的比例不能超過50%,單一借款人的并購貸款余額不能超過一級資本凈額的5%。顯然,關于貸款行業集中度的定量管理指標仍待完善。

那么貸款行業集中度的提高是否能夠顯著影響我國銀行的收益水平?銀行風險是否會對影響效果起到關鍵作用?在當前我國銀行業從管制利率時期的粗放型規模擴張模式轉向利率市場化環境下的集約型發展模式的過程中,對這一問題的深入分析有助于銀行合理進行信貸資源的行業配置,對新經營環境下監管機構進一步完善監管指標體系也具有重要參考意義。

二、文獻綜述

目前,關于銀行業務集中度與經營表現之間關系的研究并沒有形成共識。支持業務多元化的主要觀點包括:考慮到信息不對稱問題,業務多元化有助于降低銀行業的成本,并提高銀行代理監督的積極性(Diamond,1984;Cesari和Daltung,2000);銀行經營不同類型的業務不會導致資源錯配,反而可以提高自身的綜合管理技能,從而對經營表現產生積極作用(Iskandar-Datta和McLaughlin,2007);開展不同類型的業務可以分攤銀行的固定成本,利用范圍經濟獲取一定收益(Drucker和Puri,2009);業務多元化可以降低銀行的風險,從而降低預期危機成本和破產成本(Boot和Schmeits,2000)。具體到銀行貸款行業集中度,Bebczuk和Galindo(2008)以1999年到2004年阿根廷銀行為分析樣本,研究指出貸款行業集中度較低有助于提高銀行利潤,尤其是大型銀行。Rossi等(2009)利用1997年到2003年澳大利亞銀行的數據進行實證分析,發現貸款行業集中度降低會顯著增加銀行利潤效率。